华侨人指定入口 600亿对阵2000亿!中国跟美国过招的定力从哪儿来?

华侨人指定入口 600亿对阵2000亿!中国跟美国过招的定力从哪儿来?

华侨人指定入口,美国“301”措施落地,中美贸易摩擦升级。目前,交锋进展至第二回合,中国以600亿美元征税额等比例反制美国的2000亿美元。

纵观应对贸易摩擦的全过程,中国的方略是一贯的,目标是一致的。概而言之,就是在“三个有利于”的框架下制定实施应对措施,即有利于提高国际地位、有利于改善外部发展环境、有利于以开放促改革。

“三个有利于”目标是我们在复关入世过程中提出并实现的,如今,也适用于贸易摩擦的应对。

●从提高国际地位看,我国是主权国家,高举经济全球化大旗,对美方措施进行反制,事关我国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;

●从改善外部发展环境看,我国始终保持谈判的窗口打开,在对等条件下与美方进行谈判磋商,为和平发展谋得时间和空间;

●从以开放促改革看,我国在贸易摩擦之初即加大开放步伐,在扩大开放中对等反制,以扩大开放提高内生发展动力。

就目前来看,尽管美方不时抛出似真似假的“谈判”信号,但贸易战胶着升级的基本面仍将持续,指望特朗普政府收手作罢并不现实,我们只有迎难而上,以强大战略定力应对潜在的各种挑战。

封闭僵化的老路行不通,改革开放四十年很重要的一条经验,就是不断解放思想。无论是上世纪80年代的“爱国还是卖国”之争、90年代的“姓社还是姓资”之争,还是入世之后的“姓中还是姓外”之争,最后都通过解放思想、深化改革实现了解决。

当前,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,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,就是我们打赢这场战争的战略支点,也是我们赢得世界支持的道义高点。随着我国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进一步开放的空间也很大,不断增长和不断开放的大国市场,将是我们应对贸易战的重要筹码。

从世界经济霸权的兴衰史看,从“生产性”向“非生产性”转变往往是霸权从盛到衰的转折拐点。经济霸权国最初往往是先进的工业品制造国,然后逐步把产业转移到后发国家,自己成为依赖资本和金融的食利国,并最终走向没落。

过去几十年来,我国不断丰富并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充分利用国际产业大转移的发展机遇,成长为全球生产中心和第二大经济体。当前,在美国极力打压我国制造业发展和升级空间,同时吸引制造业回流的背景下,我们更应坚定制造业立国的道路,稳外贸、稳外资、稳就业,提高制造业国际竞争力,打牢国家实力的基石。

本轮贸易摩擦是中美正式确立战略竞争关系的标志性事件,是关乎我国和平发展和民族复兴大计的关键时刻,只有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才能取得胜利。从贸易摩擦开启以来的多次交锋看,党领导全国人民团结一心,有理有利有节地与美方周旋,使时间和空间都在向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。

在应对美方“一手大棒一手玉米”的手法时,我们当然也要“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”:一方面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,“以时间换空间”,在这方面我们有体制优势。随着美国中期选举将至、贸易战效果不佳,国内政治格局的不稳固必将影响到其对外政策的选择。另一方面积极备谈,“以空间换时间”,通过进一步扩大开放换取中美和平发展的时间。

对中国来说,这场国运之战避无可避。努力化危为机,或许若干年后回想起来,我们还会“感谢”这次贸易战,因为它让中国更加清醒,也更加努力。

(作者李计广,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教授)

*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,长安观察出品,首发在今日头条平台。

回到顶部